等疫情结束 我想跟他们拥抱

等疫情结束 我想跟他们拥抱

39岁的谭伟和38岁的万佳,分别是感染性疾病科和重症医学科的护士长。与龚建化一样,他们刚刚在各自岗位上度过了一个普通却不平凡的夜晚。

“我们是隔离病区,昨晚做好交接班后,我和医生一起查看病人情况,尤其是疑似重症患者。作为护士长,我主要是检查所有患者的治疗和护理是否完成,核对各项记录,做好患者的心理疏导。对于我们来说,患者心理重建、医护人员的高强度工作以及患者后期康复等,都是一个个需要迈过去的坎。”谭伟介绍。

“昨天我是24小时值班,主要负责科室的行政管理、人员协调、防护物资储备与管理等事务。虽然我们科室不在抗击疫情一线,但已有3名同志赴武汉支援金银潭医院,我和骨干护士周璇除夕晚上也到本院感染性疾病科支援,对疑似患者做相应治疗,我们也随时准备再次支援。”万佳告诉记者。

正如万佳所言,疫情发生以来,无论前方后方,坚守岗位、无私奉献的每一位医务人员,都是抗击疫情的英雄。处于哺乳期的肿瘤科护士张思,在原病区划转为隔离病区后,为了节省防护物资,从27日下午3时到28日早上8时,不进食不喝水,从而减少上厕所和挤奶频次。同事逄欢连续一周坚守岗位,未离开病区一步。

采访期间,一则好消息和一则坏消息接踵而至。好消息是,1月28日凌晨,海南省首批援助湖北防控疫情医疗队抵达荆州,即将到中心城区和县市防疫处置工作一线。这是外省市首个驰援荆州的医疗队。

坏消息则是,根据疫情通报,截至1月27日24时,荆州市累计报告确诊病例71例,其中,中心城区44例。与一天前的通报相比,确诊病例增加24例,中心城区增加15例。对于荆州广大医务人员而言,挑战就在眼前。

“从发热门诊了解到,每天的疑似患者还是不少,而且随着春节长假的结束,可能会出现第二波的就诊高峰。不过,我还是挺有信心的,因为治愈患者人数在不断上升。”龚建化告诉记者。

“我临床工作16年了,说心里话,非常不愿意听到疫情消息,但作为共产党员,作为医务人员,我只能告诉家人,很多患者需要我和我的同事们。我的妻子也是一名临床医务人员,深知我们的职业和使命,全力支持我参与到救治工作中来。”谭伟说。

由于曾接触过确诊病例,龚建化将爱人和子女托付给母亲照顾,自己居住,已经整整一周没见过孩子了。说起疫情结束后的打算,龚建化不假思索地说:“第一件事就是抱抱自己的儿子和女儿。”

“等疫情结束,我要和科室的每一个人拥抱。”万佳说。(本报记者 瞿芃 自湖北报道)

责编:张阳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thestateofawesome.com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